為何當代年輕人的性別觀念提升了,性意識卻更傳統了

00後逐漸成長為二十多歲的年輕人,80後和90後卻意外地發覺這群最年輕的成人在性觀念上好像比他們的前輩還要傳統。

例如規定網絡小說裏的主角“潔”。“潔”沒有標准定義,含義也在慢慢發展,大部分可以看作男女主人公必須在精神和肉體上都忠於對方,不能對作品中的任何別人產生感情,挑逗更不行,只有一心忠於對方才會得到“潔黨”讀者的肯定。如果這個規定僅針對女性角色,那幾乎就是三從四德那套封建糟粕。盡管“潔黨”讀者要求是對於全部性別的人物,但這套價值觀依然非常傳統,造成“80後、90後教00後不要搞封建”這句關鍵字仍在社交網絡上流行了一陣。

這類保守的性意識也映射進日常生活。外遇在社交網絡上遭受嚴格的道德抨擊,就算這類情感方面事件其實只與被告方相關。道德上的潔癖來勢凶猛,假如哪位公眾人物的先後2段感情關系對接得密切了些,還會引來質疑,道德的維護者們嘗試找到被告方出軌的證據並把它公布於眾。事實上,即便沒有確鑿的證據,他們也會高聲說出自己的質疑,在他們看來,道德上有汙漬的公眾人物不配得到籍由名聲帶來利益。

另一方面,社交網絡上的言論在性別意識層面展現出從未有過的“覺醒”情況。持“激進”見解的人士具體分析社會生活的點點滴滴,尋找其中壓抑甚至殘害女人的部分,強調這類壓抑和殘害根植於文化與觀念,在當代社會經濟中危害更甚。例如“扶弟魔”便是在女性可以做到財富自由的社會環境中,女性“供養”男性的社會問題,這實質上仍然是迫使女性將利益轉讓給男士、損害女性權益的。

每當發生有關的社會事件,社交媒體就會變成建議交戰的角鬥場。女性主義者被指責為“挑撥男女之間的緊張關聯”,而女性主義者覺得必須號召性別平等的呼聲來動搖傳統的價值觀,從而帶來改變。

性別觀念與性意識是兩個行業,但總有千絲萬縷的關聯。“發展”與“開放”、“進步”不一定關系,但在發展的社會裏,傳統觀念愈演愈烈總是一幅令人感到背道而馳的景象。就好比一位生活在當代大城市中的職場女性,在職場中叱詫風雲、事業有成,而一搖身就是一位在家庭中低眉順目,將服侍老公、照顧家庭、孝敬公婆看得比自己重要的傳統“賢淑”女性。這性別觀念究竟提升了沒有?其實這樣的形象已經出現,今年熱播劇《三十而已》中的顧佳幾乎就是這樣的女性形象:與丈夫一起打拼事業成立公司,但又退還家庭;能力比丈夫強,為了照顧老公的體驗私下裏悄悄搞定出問題的顧客;全部精力投入家庭卻換來與丈夫越來越遠甚至男性最後外遇……還好電視劇裏顧佳最後離婚,終結了這類荒誕。

時代的發展會引發性別觀念與性意識的發展與開放。二戰以後,經濟重建的興盛令歐美社會在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出現了各種方面的人權解放運動,包含女性解放運動。到了八十年代經濟發展遲緩了下去,於是一波保守主義價值觀反潮。不過這波反潮更多是在性意識層面,拾起傳統家庭觀念的必要性,重歸夫婦愛人彼此忠於對方、攜手維持牢固的家庭。

為什么最近性別觀念看上去提升了,性意識卻更傳統按摩棒了呢?我國在經曆了40年迅猛發展以後,增長速度逐漸慢了下來,大家在政治上有不安全感。如今,富有起來的人群有著了一些資產,相比父母那一代“人們都窮”的婚姻,現在的婚姻在資產層面比之前繁雜得多。情變、離婚不僅傷感情,還可能帶來或許是巨額的錢財損失。因此大家在政治上的不安全感湧向性意識行業,穩定的關聯與家庭也就意味著資產的安全,代表著損失金錢的風險降低。

即使是傳統,“新”傳統可能也比“舊”傳統提升了,至少對出軌的抨擊針對的是兩性彼此,盡管板子經常打到女性“第三者”身上。兩性都應該為維護穩定的關系與家庭而付出和努力,目前大部分女性都能達到這個共識。女性對男性給出了規定,做不到的男士會遭到譴責和唾棄,這便是進步所在。

但這進步還不夠理想。在備受儒家觀念影響東亞,女性為了能對男性提出要求,最先以更高的規范標准了自己。為了規定男士忠於家庭,女性本身要更忠實;如果要規定老公做家務,那老婆得做得更多。然而因為社保等方面的不好,東亞女性原本就在男女關系、婚姻、生孕、職場等許多方面處於劣勢當中。爭取合理的公平的合法性,原本不需要以更加嚴格的自我束縛來扶持。

那么這些規定網絡小說主人公“潔“的00後,真的會變成最為保守的一代嗎?倒不一定。的確有人做到了一生只愛一人式堅貞不渝,但還有更多的人做不到。年輕00後們只是還沒能充分領略複雜的人性而已。同樣地,網絡世界中保守派的異軍突起,也大概是因為年輕人更愛表達意見,畢竟了解了全球與人類繁雜的成人,都不太愛講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