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上長瘡癤竟然與心理因素相關

01

作為醫生,如果有一個患者脖子上長了癤子來找我們醫治,大家絕大多數人會依據大家過去所接受的醫學教育來考慮問題。比如,大家會想到病菌群,想起諸多繁雜體制,想起血糖的濃度,想起免疫力和抵抗力的化學性參加,想起白細胞、抗體、血液中的氫離子濃度,想起改善肌膚彈性皮膚的發脹、發燙、疼痛,及其什么時候用什么方法去穿刺讓膿流出去最好,等等。

大家絕少有人會去考慮這個脖子上長癤的人的情感、心願、失望、挫敗,更少有人會認真地相信存在一種“瘡癤心理學”或是導致瘡癤的情緒要素。可是,這種情形是完全是可能的。

有一位十分聰慧的已婚少婦,她以極大的努力來向他人掩飾自己的感情,但結果是:將他們在她身上激發的敵意相反加在自己身上。三年前,有一次她的婆婆來到她家的時候,她突然發病起可怕的瘡癤,每一個醫治都宣告無效。但一當她家婆離去她家,這些瘡癤便馬上痊愈消退。此後,一樣的情形發生了好幾次。“無論什么時候,只要老公的親戚上我家來,我就馬上會長癤子!”她如此說道。在她前來向心理醫生尋求幫助之不久前,就在她婆婆准備來她家住幾天的時候,她突然“精神錯亂”並伴有嚴重的坐骨神經疼,一直持續了兩個多月。

02

這些現象到底意味著什么呢?

大家能夠對它不屑一顧,也可以說它並不等於哪些,不過是一種躲避罷了。大家也可以說我們不知道它到底意味著什么,而這好像能夠被稱作科學裏的不可知論,但這也不能阻攔大家去嘗試發現它的內在意義。自然,大家也可以把這種情況解釋為純粹的巧合或裝病,但考慮到它頻繁發生,以上解釋也很難站得住腳。

自然,我並不是說瘡癤通常是由家婆刺激引起的。我的意思是說,無論在醫學文獻中還是在我們的日常經驗中,我們都能頻繁地碰到,身體裏的病症通常耐人尋味地與一些牽涉到情感的事情和境遇息息相關。比如,速記員臉上的疹子,每當她十分厭惡的老總出門度假時就立刻消失無蹤;某中學生的頭疼總是在上同一個規定嚴格的老師的學時發生;某律師只要坐在他年長的前輩左邊,他的右臂便會暴發無法忍受的疼痛;不願參加音樂會的鋼琴家總是在每一次安排好的音樂會前手心大量出汗,但在其他時候卻沒有這種情況。一個細心觀察的醫生,依據自己的經驗能夠給出一長串這樣的紀錄。

03

從精神分析的治療理論看,皮膚上長瘡癤是一生物創新理念種無意識的自身殘害和自我傷害行為,這些進攻自己的潛意識動因往往與下面因素有關:(1)對周邊環境中一些人或某物的憎恨和敵意——這些憎惡和敵意(不這個就)無法發泄和表現出來;(2)由這類敵意所產生的罪疚感,以及由這罪疚感所喚起的自我懲罰沖動;(3)以一種受虐狂的方式忍受痛苦,並將這痛楚愛欲化。自然,除此之外也有附帶的主動動因。

現在我們就可以用這類解釋來說明上面那個長癤子的病案。大家徹底有理由猜想:因為這位女士的敵對情緒既不可能根據行動也不可能根據語言得到充足滿意的向外宣泄和表達,因而只能轉為她自己,並經過一些未知的生理機制而表現為器質性病變。經過數月的分析性心理治療後發現,該女性脖子上的癤子至少具備如下三方面的意義:最先,它表述了她的仇恨;其次,它處罰了這名善良的女性(因為她表現了她引以為恥的敵意),同時為她提供了她不如此即無法得到的自我關注的正當理由;第三,它還可以有外在的附加獲得,即消除了她如此擔心看到的人的到訪。

04

在分析性心理治療師來看,這類解釋在邏輯關系和治療學裏的意義均比僅僅分析造成感染的葡萄球菌的種類要完整和真正得多,盡管它也並不完全抵觸後者。我這么說並不是在這兒提倡“心因說”。確實,要不是出於實用的便捷而去提倡心因說,那將是完全錯誤的,就像把病症發生的原因僅僅局限在物理和化學要素上也是完全錯誤的一樣。

弗洛伊德經典的精神分析理論覺得,人自我CFA合作計劃毀滅的傾向(死本能)和自我儲存的傾向(生本能)仿佛是在人體內進行著一場持續的作戰,這場作戰既反映在心理感受、心理感覺上,也反映在大家知之相對較多的生理構造中。我們無法肯定心理狀態永遠是“原發”過程,可是,它給我們帶來了機遇,使我們可以去發現和以語言解釋人格中物理、化學、情緒和行為表現(也許確如弗洛伊德所提醒的那樣,全部生物性狀況)的目標所在。


網站熱門問題

玉輥有助於緊致肌膚嗎?

李博士說,如果你想要更容光煥發,更豐盈的肌膚,這些護膚工具可以幫助促進面部迴圈.據說,玉輥還可以做一切事情,從雕刻,調色和緊致肌膚到增强光澤,减少浮腫,减少細紋,改善彈性和排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