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你的“容貌焦慮”,變成發展動力

近些年,很多人旗幟鮮明地譴責“容貌焦慮”。有些醫療美容領域,自恃拿到了容顏的概念權,熱巴鼻、錐子臉、歐式雙眼皮、冷白皮、精靈耳……名目繁多稱呼和業內“宣揚”的要求,通常是為了達到其商業目的。

其實每過幾年,我的“容貌焦慮”便會暴發一次,而每dermes脫毛次暴發都會使自己剛柔並濟升高到另一個階梯。但我發覺,我所認為的“容貌焦慮”跟很多人所講的完全不是一回事。針對“容貌焦慮”,我有自己的“三項原則”——

自己能有“容貌焦慮”,但別去評判別人。你拿容顏去攻擊別人,他人可能拿能力來碾壓你,總是深陷單一優點中得意忘形,是短視行為。

容貌焦慮”也有好壞之分,不能“一刀切”。優質的“容貌焦慮”,建立在自己的健康、審美和生活方式以上,而且會把焦慮轉化成良好行為;劣質的“容貌焦慮”來源於店家怎么講、“網紅”如何做,那樣通常會淪為待割的“韭菜”,反倒深陷增強版的焦慮當中。

不要因為回絕“容貌焦慮”,就連“容顏”也不要了。一些人叫囂著不要“容貌焦慮”,因此聽之任之,連儀表儀容都懶得打理,這是自我麻痹的舉動。

改變,才是對抗焦慮的良藥。最近一次“容貌焦慮”的爆發,是我生完孩子後,那是一種“廣譜打擊”。身型大了一圈,腰屁股松馳;頭發薄了一圈,白頭發多了很多。

我計劃在一年之內恢複到孕前體重,在飲食基本不變的前提下,我在產後瑜伽銜接成多樣化瑜伽。經過努力,產後不到一年,我的“容貌焦慮”早已平複了。這些dermes脫毛實踐跟我說:改變,才是對抗焦慮的良藥。一步一個腳印地使自己飲食健康、作息規律、心態優良、生活精致。

焦慮也是升級能力提示。在我眼裏,容貌只是健康的附屬物之一。我的審美觀早已固定下來,那便是:以健康內搭,身材勻稱,輪廓清晰,肌膚光滑,毛發旺盛,有點肌肉,眼睛放光。是那種每個毛孔都透露著蓬勃生命力和滿滿求知欲的美感。

米開朗基羅說:“大衛就在裏邊,只要除掉上邊多餘石塊”。一樣,一個人的容貌,就在日常生活的雕刻中,就是將引誘、消極情緒、不良生活方式及其環境對人們人體的損害,最大程度地除掉或減緩。

其實,大部分人的容顏都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可總有那么一些人,要將焦慮當抓手。焦慮也不完全是壞事,它是一個提示符號,告訴你人生路上與其臨淵羨魚,不如退而結網,升級自己的能力。

我平時看小說時,會克制自己沉浸劇情,不要做讀書dermes脫毛筆記,但村上春樹在《1984》裏的一段話讓我覺悟:“她永遠注意儀表整潔,鼓勵體內全部力氣維持高挺端正的姿態,收斂表情,努力不泄漏一絲衰老的跡象。這樣的努力總是接到令人刮目相看的成效。”

願你的容貌焦慮,最後也獲得令自己另眼相看的成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