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市場的主宰?

誰是市場的主宰?

  最近看了篇短文,這篇短文已經發表了60年,但是仍舊受到高度的好評,因為他打開了很多人的眼睛,許多第一次閱讀的人都說,從此改變了他們看待這個世界的方式,我之所以會閱讀到這篇短文,是因為一個已經過世的美國著名經濟學家,也是諾貝爾獎得主 Milton Friedman,弗裏德曼教授在他生前自己的講座中很多次,引用到它,後來我又看到薛兆豐老師在他的書中也有提及,後者更是聲稱她在美國的時候用這篇文章的,名字去做自己的車牌號碼,所以好奇心促使之下,我就去讀了一下原文,大家好,我是小狼,這一期我跟大家講一篇經濟學的經典,《我,鉛筆》,作者是Leonard Read 寫於1958年,我先來給大家翻譯一小段這篇短文的開頭,他說 “我是一隻鉛筆 一隻普普通通的木頭鉛筆,大人 小孩 男人 女人,大家應該對我都很熟悉.

  我的工作是寫字,我的興趣也是寫字,可以說寫字是我生命的全部,你可能在想我為什麽要在這裏跟你講故事,因為我的故事很有趣,比起一棵樹一道閃電,甚至是一縷夕陽,可能都要更神奇一點,過去大家都沒有把我當回事,把我當成是個地攤貨,就好像我沒有什麽背景一樣,你們這種目中無人的態度是錯的,而且人類對我的這種錯誤認識是很危險的,因為一個智者曾經說過,我們不會因為缺乏奇跡而毀滅,但我們會因為缺乏好奇心而毀滅,我 鉛筆,雖然我看起來很簡單,但你可能要再想一想,因為我會證明給你看.

  如果你能嘗試的去了解一下我 (這個要求不算太高的話),那你就會懂得那些我所代表的神奇和美好,你可能還能幫忙一起拯救一下人類所要失去的,‘自由幸福感’,我沒有跟你開玩笑,我在這裏要教你很重要的一課,而且我一定會比 一輛汽車 一架飛機 教得更好,因為我看起來簡單嘛,簡單嗎? 簡單到地球上沒有一個人知道怎麽把我做出來,是不是挺厲害的”,好 我就先翻譯到這裏,作者拋出了一個很簡單的論點,他說這個世界上沒有人 沒有一個人知道怎麽去,製造一支鉛筆,這聽起來有點搞笑,他在說什麽呢,我們來看一下,一隻鉛筆表麵上它就是一塊木頭,裏麵有一根鉛芯,在它後麵有一塊橡皮,不是很複雜,那為什麽就沒有人知道怎麽去製作一支鉛筆呢,假設我們要從0到1的去生產一支鉛筆.

  我們需要什麽?,我們首先需要一點木頭,對不對?,我們要木頭,我們就要去砍樹,砍樹怎麽砍?,我們要用鋸子,那鋸子怎麽做?,我們要鋼鐵 鋼鐵又是哪裏來的?,鋼鐵廠裏用鐵煉出來的,鋼鐵廠的鐵是哪裏來的?,鐵礦石裏采集出來的,所以作者在短文中說,美國製造鉛筆用的木頭,用的是加裏福尼亞北部的一種鬆樹,又讓我們去想象一下,在獲取這個木頭背後所涉及的每一個產業鏈,哪怕是伐木工人的住宿,還有他們吃的食物,甚至是整個交通運輸係統,都在這一支鉛筆的生產過程中起到了關鍵的作用,但別忘了 這隻是一個開頭,在這支鉛筆中間 他還有一個鉛芯,這根鉛芯 我們說它是鉛,它其實不是 它是石墨做的,石墨又是哪裏來的,作者說美國鉛筆中的石墨是在斯裏蘭卡開采的.

  然後那些礦工把石墨放在紙袋裏,裝上了船,船把石墨開到了密西西比,和粘土混合在一起進行精煉,中間要添加各種的化學物質,一道道的程序 在短文當中列數得非常的詳細,但允許我這個化學文盲 就暫且略過,我們再來看一下鉛筆後麵還有一個東西,它擦去了鉛筆所有犯下的錯誤,它是一塊橡皮,這個橡皮是產自於橡膠之國馬來西亞,而橡膠樹並不是馬來西亞的本土植物,它是上世紀由私人企業家一路從巴西千裏迢迢,移植過去的,當初是為了利用那邊廉價的工人成本去賺點錢而已,作者最後還提到了鉛筆表麵的塗漆,他說塗漆有六層,然後尾部還有一個連接橡皮的金屬銅圈,那個塗漆是起到美觀作用的,而銅圈是生產於中國大陸的,至於它的具體生產過程,這已經完全超過我的知識儲備量了.

  所以請允許我在這裏跟大家打住了,話說到這裏,還有人質疑作者最初的論點,沒有人知道怎麽去製造一支鉛筆,但這個鉛筆的震撼之處並不是沒有人知道怎麽,把它做出來,讓人震撼的是 它是怎麽被做出來的呢?,是誰告訴伐木工要把砍下來的木頭送到鋸木廠的?,又是誰告訴石墨工人每天要去礦場工作的?,甚至是卡車司機 是誰告訴他要把貨物送到指定地點的?,哪怕是橡膠工廠裏麵為工人燒飯的廚師,對不對,他們這些人都知道自己在為這支鉛筆製造,作出貢獻嗎,顯然他們並不是都知道,他們也可能不需要這支鉛筆,至少相比之下,沒有一個小學生更需要它.

  然而在這個地球上麵的人類用自己的生命中的,幾分鍾的時間,比如你和我 去換取這幾千個人工作中幾秒鍾的時間,比如我在製作這些視頻所花費的時間,我又可以買到幾隻鉛筆?,這就是作者希望我們去思考的那個點,在一個沒有約製的市場當中,人類有沒有可能去共同的合作,一個完美的市場經濟和定價係統,為什麽最終會按照消費者的需求去為我們提供,那些我們想要的產品呢?.

  最後我想沒有人可以把這一切總結的比弗裏德曼教授,來得更貼切了,所謂市場有一隻無形的手,就是 “每當一支鉛筆被製造出來,並沒有一個中央的指揮官去協調這千百來個人,的互相合作,更沒有使用武力或者威脅去執行某種命令,整個交易市場當中,所有的人都是自願的,這些人往往都住在不同的地方,講述著不同的語言,信仰著不一樣的宗教,甚至他們有可能互相仇恨彼此,然而這些人與人之間的差別並沒有影響他們,一起協同合作去生產出來這樣一支鉛筆,我想這可能就是 自由市場的藝術,最後我會把原文的連接放在視頻下麵供大家去,參考,如果你覺得內容還可以的話,記得幫我點個贊,這點很重要!

 

標簽:

市場

HKGUIDE

Copyright © 2020 www.hkguid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