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科技迅速指南系列之“物聯網”:曆史、現況與未來

換一個燈泡需要多少工程師?取決於燈泡是否連接到Wi-Fi。

在過去幾十年裏,燈泡、冰箱、咖啡機、微波爐、嬰兒監視器、安全攝像機、音響、電視和控溫器,已經從一般物品變成了通往未來的管路。

他們置入了能見到、聽見和觸碰周邊世界的感應器,可以將物理信息轉化成數字數據。總體來說,這些設備(全世界有數十億這樣的設備)形成了“物聯網”(internetofthings,簡稱IoT)。

絕大多數可以聯網的“物”都屬於物聯網,從安全攝像頭和音響到智能手環和牛仔夾克等等。

在“智能家居”中,這些物聯網設備將我們從瑣事中解放出來,給我們帶來更多時間,並給日常的經曆中增加一絲新鮮感。

但物聯網不單單是用你的聲音命令預熱烤箱,或是用你的手機關燈。

物聯網的真正前景,是讓物理環境能夠被我們的數字計算機瀏覽,當今世界的所有東西上安裝傳感器,並把它轉化成數字格式。

將各種各樣的設備聯網,可能是解除從消費行為到氣候事情等預測的關鍵,但同樣也可能會給黑客進到私人空間開啟方便之門,泄露隱私數據。

但這些不同的前景,取決於你問的是誰。有人認為,日益增長的物聯網,代表著技術的前景——如同大家孰知,這將改變現代生活。但也有人認為,這也代表著我們將被技術摧毀的開端。

物聯網的曆史

在半個世紀以前,大家眼中就已經有了將“感應計算機”做為智能家居關鍵部件的預期。

雷·布拉德伯裏(RayBradbury)等科幻作家和《傑森一家》(TheJetsons)等電視欄目中,就已將自動化的家庭帶入了生活。

發明家們也開始造就各式各樣的原型,在世界各地展會上,展現能自動清理房子和家具的念頭。就連這些房屋和家具都能夠自己挪動,供居住者應用。

在一定程度上,這些小發明的指向,是把人們從家務勞動lte nb iot中解放出來。

在1959年莫斯科的美國國家展會上,惠而浦(Whirlpool)創造了一個名叫“驚喜廚房”(MiracleKitchen)的展覽,展現了資本主義美國的生活是怎么樣的。

它包括一個可以清理桌子的設備和一個打掃的機器Roomba。“在國外,我們喜歡讓女性的生活更輕松,”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Nixon)對尼基塔·赫魯曉夫(NikitaKhrushchev)說。

大部分早期的智能家居發明,都使用了自動控制,大家可以不動手,就可以關閉某些東西。但它們沒有連接到其他設備上,並且作用有限。

這種情況在1983年開始改變,當時最早的互聯網版本ARPANET使用了互聯網協議模塊(又稱為TCP/IP),該協議為怎樣傳送、路由和接收數字數據設定了規范。實質上,它為當代互聯網奠定了基礎。

第一個使用這種新協議聯網的“物”是一個烤面包機。

開發工程師、初期互聯網傳道者約翰·羅姆基(JohnRomkey),曾為1990年的互操作(Interop)展會制作了一個網絡。羅姆基往烤面包機裏放了幾塊面包,然後用一台笨重的電腦打開了烤面包機。

雖然這時間距大家應用“物聯網”這個詞也有十年的時間,可是羅姆基的神奇小烤面包機,向我們展現了物聯網世界可能是什么樣子。(自然,它不是完全自動化的,仍然需要一個人來安裝面包。)

這個展現一部分是噱頭,一部分是概念驗證,完全是將要發生的事的演練。

物聯網這個詞,要在1999年創造出來的,當時凱文·阿什頓(KevinAshton)把它放在了寶潔公司的PPT幻燈片中。

當時正從業供應鏈優化工作的阿什頓,描述了一種感應器如同計算機的眼睛和耳朵一樣工作的系統——這是計算機看、聽、觸碰和解釋周邊環境的一種全新方法。

隨著家庭互聯網的普及和無線網絡的加快,智能家居的構想開始變得更像現實。

很多公司都開始引入越來越多的這種發明:“智能”的咖啡機能夠煮出極致的咖啡,烤箱可以烤出精准計時的餅幹,冰箱可以自動“下單補充”牛乳。

第一款這樣的產品是LG的聯網冰箱,於2000年上市。它能夠存儲貨架上的貨物,記牢保質期,出於某種原因,還附加了一個MP3播放器,售價20000美金。

隨著感應器變得越來越便宜,越來越多的顧客可以買起這些物聯網設備。Belkin等公司發明的智能插頭,代表著即便是一般“物”還可以變得“智能”——或是至少,你可以用手機打開或關掉他們。

今日的物聯網系統一般會包括一些基本部件。

最先,設備上配置了感應器。這些感應器可以是任何能收集數據的東西,例如智能冰箱裏的攝像頭,或是智能跑鞋裏追蹤速度的加速計。

在一些前提下,感應器被捆綁在一起來搜集多種數據:一個Nest控溫器包括一個溫度表,卻也包括一個運動傳感器。當它感應到屋子裏沒人時,它能夠自動調節溫度。

為了了解這些數據,此設備有某種數據連接(Wi-Fi、藍牙、蜂窩或衛星)和一個Cpu,能夠儲存與分析這些數據。

因此,這些數據就可用於開啟一個動作——例如在智能冰箱裏的牛乳用完時購買更多的牛乳,或是依據一系列標准自動調節溫度。

但直到“智能語音”規模性運用,大部分人才開始在家裏創建智能產品系統。

2014年,亞馬遜推出了Echo,這是一款內置了Alexa語音助手的音響,直接帶起了一股潮流。

雖然蘋果在四年前就發布自己的語音助手Siri,但Siri住在手機裏。而Alexa住在音響裏,能更快捷地控制家中所有的“智能”設備。

將語音助手定位為智能家居的關鍵,增添了幾個效果:它為消費者去除了物聯網的新鮮感,進而鼓勵他們選購大量可以上網的機器,並鼓勵開發者為這些語音助手創造更多的“技能”,促進物聯網更有效。

在亞馬遜發布Alexa的同一年,蘋果推出了HomeKit系統,旨在推動蘋果制造的智能產品之間的互動,往返傳送數據以建立網絡。

語音助手,已經從單一目標的自動化,轉變成一個連接事物更全面的系統。比如,告知穀歌助手“晚安”,它可以調暗燈光,鎖住前門,並設定好鬧鍾。

LG的SmartThinQ平台,連接了很多家用電器,當你從智能冰箱屏幕上選擇一個巧克力餅幹菜譜時,它會自動預熱烤箱。

制造商覺得,這是未來的趨勢,但這也是銷售大量物聯網機器的便捷方式。如果你已經有了一個亞馬遜Echo,你還可以讓Alexa來調節一些東西。

2014年,聯網設備的總數就超過世界人口總數。思科前頂尖未來學家戴維·埃文斯(DavidEvans)在2015年估計,“每秒鍾均值有127件新事物與互聯網相接”。今日,依據Gartner的估計,世界上超出200億次設備連接在一起。

在對這個新天地興奮之外,大家也感到擔憂。全部這個東西,都像匹諾曹一樣,讓世界變得更容易控制:你可以讓快遞員過去門進屋,或者只必須在手機裏輕輕敲兩下,就能改變房子裏溫度。可是,這也讓產品與制造它們企業,對咱們有了更多的控制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