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電影的秘訣:快速而空腹

  香港的古典資本主義沒有留下任何感悟的時間:這裏的公寓麵積不是以米為單位,而是以英尺為單位[1],並在兩周內拍攝了全長電影。但是他不僅為生活的嚴酷現實做好準備,而且激發了創造力。在“ 創意視野:1997- 2017 年香港電影節”的框架內,諾夫哥羅德瓦( Evgeni Novgorodova)與香港導演潘·科春(Pan Khochun)談及了本地電影製作的特殊性,尤其是對於Magazets。

  潘浩翔(Ban Hochun),也稱為彭浩翔(Edmund Ban),於1973年在香港出生。他從小就表現出藝術才能:香港美術學院的創始人陳海鷹是他的繪畫老師。盡管他在繪畫方麵取得了成功,但他的勤奮並沒有改變,他更喜歡去電影院上學。但是,正是好萊塢B類恐怖分子的熱愛激發了他進行自己的電影實驗的靈感:他11歲時就進行了首次嘗試。

  潘厚純在學校未通過期末考試,並告訴父母他計劃成為電影導演時,他的父親建議他至少要掌握電工的職業,才能以某種方式養活自己。他沒有成為電工,但是他嘗試了各種隨機的專業:從郵遞員和侍應生到繪畫老師和卡拉OK工作者。1993年,潘基文在台灣學習了六個月,回國後得到了一份工作,為喜劇係列和電視節目編寫劇本。

  另請參閱: 電影院中的配額和檢查製度

  潘厚純已經在1995年出版了他的第一部小說,並繼續積極地擔任編劇。在2001年,他製作了自己的第一部電影《我要拍攝,我要拍攝》,這是香港電影學院提名的最佳劇本獎。結果,常春藤與成龍一起獲得了七月狂想曲場景的塑像,潘和春開始積極實現他的童年夢想,並利用第一張照片的成功,為他的下一張作品尋找投資者。迄今為止,班胡純(Ban Hochun)已用自己的劇本撰寫了30多本書,並執導了14部長片。

  電影節“創意眼光:香港電影1997-2017”是為了紀念香港主權移交給中國二十周年。看來這應該是香港電影史上的一個轉折點,但是,根據潘厚純的說法,電影業的戲劇性變化早在90年代初期就開始了。

  1997年之前和之後是否可以劃分香港電影院?

  “我不認為香港電影院發生全球變化的原因是香港回歸中國。電影業的關鍵時刻是1992-1993年。直到1992年,香港電影院蓬勃發展,吸引了許多人進入該行業,其中包括起源於“三合會”的公司,這些公司開始幹預電影製作,並拍攝並非最有價值的電影中的著名演員。這些電影開始在東南亞的電影院和發行商處放映。

  因此,它們破壞了香港電影的聲譽及其在亞洲的發行。在我看來,這實際上是導致電影業衰落的原因。亞洲市場根本不再想為香港電影買單。

  以前,由於亞洲市場的原因,我們可以很容易地找到拍攝電影的預算。就這麽簡單。但是由於三合會及其劣質電影的幹預,我們失去了發行商和投資者的信任。以前,我們每年拍攝近300-400部電影,然後我們開始拍攝70部電影,然後是60部電影。在1990年代,這很困難。在1997年之後,我們有機會與中國合作拍攝電影。這極大地改變了香港電影業。您應該了解,現在香港電影院不一定是在香港拍攝的電影。包括我在內的許多導演都已移居中國。”

  “我在香港長大,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必須一生在香港拍攝。如果動作發生在其他地方,我為什麽不能在其他地方射擊:在台北,北京甚至莫斯科?如果這是個好故事。”

  “ <...>現在,我正在製作一部功夫電影,其中一部分在莫斯科上映。所以現在我正在考慮在莫斯科或中國射擊。但這全都取決於預算。”

  現在,中港之間有許多聯合項目。香港導演和演員經常在“內地”項目中工作,因為中國不僅是投資機會,而且尤其是巨大的電影市場。

  香港電影對中國電影有很大的影響。您難道不認為這種逆轉過程正在進行中,而中國已經在為香港電影製定議程了嗎?

  “現在中國是電影製作的巨大市場。因此,許多投資者不想用粵語[2]來拍電影,而不想用普通話 [3]做字幕。他們想馬上拍攝普通話。 甚至香港投資者也希望這樣射擊。這是生意。另外,由於我們正在拍攝不講粵語的“大陸”演員,所以我們無法用粵語拍攝。即使這部電影在香港上映,他們仍然會講普通話。”

  值得遺憾的是,香港電影院與香港一起失去了個性嗎?

  “這是一個困難的問題。電影業是一項業務。這取決於投資者。香港隻是一個地方。您不能強迫年輕導演隻為莫斯科的莫斯科人拍攝電影。有人會這樣做。但是他們將不得不為電影的預算找到錢。投資者會說,如果我要拍攝俄羅斯電影,為什麽不能在俄羅斯放映呢?但是,如果您說這部電影隻適合莫斯科,那沒有哪位投資人會這樣做。那就是問題所在。 ”

  香港電影院的命運如何?

  “作者的電影?香港有一個獨立的電影院,但也都是商業電影;在電影院裏也放映。在香港,任何電影都可以在電影院放映,隻需將其定義為以下三個類別之一即可。但是問題不在於放映電影。問題是一開始的。去掉它。電影市場上有很多錢,但是沒人願意用粵語投資電影。

  四年前,我用粵語電影拍攝了一部電影。香港人喜歡這部電影。那是一部低成本電影:700萬港幣。但是他在香港和其他地區都取得了成功。但是現在,如果我想拍攝續集“ Vulguria 2”,甚至找到擁有700萬投資人的投資者,那麽沒有人可以拍這部電影。攝製組更願意在中國工作,因為在那裏更好。他們在那裏可以製作電視連續劇和電影,獲得的收益超過香港。四年來,價格翻了一番。如果我提議隻為香港人拍攝電影,他們仍然會出價,因為他們需要養家糊口。真可悲,但這是現實。”

  “總的來說,找到錢的能力是董事最重要的技能。今天,我將主持一個大師班,介紹如何賺錢製作自己的電影。我相信,每位成功的導演都知道如何有效欺騙才能找到投資者。這應該在電影學院教授。我正在向我的香港學生教授這一點。

 

標簽:

香港電影

HKGUIDE

Copyright © 2020 www.hkguid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