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動態

【即時文摘】哪裏是我家(潘迪華)

作者:Laura 时间:2017-04-30 18:48:01 標籤: 分類:

雖然我在上海經歷八年淪陷,但記憶中的童年生活仍是無憂的,中學的那段日子也很快樂。啊,煩惱是大人的事嘛。我就讀於上海女子中學,該學校的音樂科一向優秀,香港著名女高音江樺是我的校友,我們都是音樂科的高材生。
當年不少上海人移居香港,我是其中一人。來了香港的上海人仍有着「大上海」的優越感,和本地的廣東人總有些格格不入。我們覺得廣東人隨便,不修邊幅,穿雙人字拖便可以出門口;廣東人呢,就覺得我們上海人囂張、海派。「海派」這兩個字現在是個褒詞,但當年是帶有些貶意的。他們覺得我們虛浮,不踏實。上海人講派頭、講門面,上街要穿得整整齊齊,給人家看見的都是最好一面,就算屋裏沒錢,也要裝門面;相反廣東人就腳踏實地,最要緊的是磚頭買房子。
六十年代我在中東以色列演唱,感覺他們的生活習慣傳統,跟我們中國人很相似,尤其是台拉維夫,很多建築和街道十足像上海的霞飛路。
去荷蘭履行電視合約,在阿姆斯特丹居住的酒店前面有一條運河,那些載着觀光遊客往來的船隻,紅男綠女,很是壯觀,就像上海外灘的那一條運河。
到了法國,原來三、四十年代的上海男人的脾性跟法國人有幾分相似,我也特別喜歡法國式的生活氣氛。法國男人跟上海男人都不在乎房子,要車子,汽車可以駕駛着招搖過市。更需要一套筆挺的西裝,見朋友或客人都要裝佩挺括﹙姿整﹚。當年我人在巴黎就會想起上海,其實很久以前我們已稱呼上海為「小巴黎」。
身為旅行歌星的我最愛唱的一首歌電影Exodus﹙《出埃及記》﹚的主題曲This Land is Mine,歌詞的內容是「上帝恩賜給我們家園,我們生於斯,死於斯,誓死保衛這一塊甜美幸福的土地。」這些歌詞是當年猶太人和阿拉伯人終年糾纏的經歷。﹙至今好像仍未能解開心結?﹚
Exodus不是一首容易處理的歌曲,首先是演奏這首歌最少要有十位big band樂手,否則便沒有了氣勢。其次是歌手必須有民族意識和經歷過苦難日子,才會產生澎湃的胸懷。唱這首歌時我整個人都會融入於歌詞中,總會想起自己的祖國,而且曾有很多次觀眾都起立致敬,所以每次唱這首歌事後,我就會哭倒後台。
當我告訴身邊小友我的威風歷史時,他們都很有同感,可是其中一個比較年輕的卻說:「啊哎,姐姐,現在看演唱會,觀眾多半會聞歌起舞,任何歌曲都會站起來,跟着拍子一邊拍手掌,一邊左搖右擺的,起立實在太easy啦!」哈哈,這一說我倒真是啼笑皆非,不知怎麼回答……。我心裏在嘀咕,你們起立是覺得自己參與着演唱會,興奮齊齊玩,我的觀眾起立是因為尊重藝人的投入演出而致敬啊!
上世紀七十年代初,我也時常唱三毛作詞的《橄欖樹》。三毛是留居於西班牙的華人作家,她思念故鄉的橄欖樹,而偏偏流浪在遠方,她總是問自己為甚麼流浪。我唱的時候就會想,我的故鄉在哪裏?我想我的上海。我知道我回不去了,香港才是我的家。可是現在香港的家仍是那麼可愛嗎?
事實現今國家富裕了,社會資訊發達,發展至今已是貧富懸殊。彼此都在你爭我奪,為金錢搏殺,沒有了藝術文化的教養,只是得過且過地生活。雖然有些年輕人仍在掙扎,我總覺得陽光已離我們遠去,還是同樣的一句話──做好自己吧,也只可如此。


本文来源: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supplement/20170430/56630226

  • 阮慕驊國際房產論壇- About | Facebook

    See contact information and details about 阮慕驊國際房產論壇.

  • ᴡɪɴɴɪᴇ‏ @a0901253289

    秒變V臉無開刀 無打針 無注射 原本的水腫臉+大小臉 經過調整之後 V臉馬上出現 眼睛秒變有神 既健康又自然地把臉變小 何樂而不為? 想改變大小臉 水腫臉 肥胖臉的妳 私訊我瞭解更多詳情 微信:AaronWinnie #徒手整形 #V臉雕塑pic.twitter.com/AxdJygFddp

  • CLEAN SKINCARE 小tips - 暗瘡印問題其實做激光好定果酸好?…

    2016年10月6日 - 暗瘡印問題其實做激光好定果酸好? CLEAN SKINCARE 小tips - 暗瘡印問題其實做激光好定果酸好?… - Clean Skincare Centre Ltd - Google+.

  • 會員

    客戶支持

    聯繫方式

    地址:香港

    電話:(852) 0000 0000

    郵箱地址:info@hkguid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