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動態

專訪|加藤嘉一遊學五年歸來,他用中文寫下自己眼中的美國

作者:Ishara 时间:2019-03-28 20:05:00 標籤: 分類:

“跟編輯老師聊了以後,就決定出這本書。我到遼大的第一個學期,大概從2016年9月到12月初,大概用了3個月的時間成稿。正好那時候特朗普選舉也到了尾聲。”

11月19日,遊學美國近5年的加藤嘉一,在結束了上海的新書分享會後,在趕去乘高鐵的出租車上,接受了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的采訪。

《我所發現的美國》封麵

在這本書中,加藤嘉一采訪了包括《日本第一》的作者傅高義、《曆史的終結》的作者弗朗西斯科·福山在內的多名專家學者,為讀者帶來了一個日本人對於美國社會的觀察。同時,他也透過美國這麵鏡子來反觀被他稱作“第二故鄉”的中國,也思考日本作為美國的盟國,中國的鄰國,在中美兩國之間到底能夠做些什麽。

在書中,加藤嘉一這樣寫道:“一個日本人用中文寫下自己眼中的美國。有些讀者朋友會覺得我這個人‘裝’,對,這就是一種‘裝’,至少是變了形的‘裝’。但請讀者朋友們相信我,這種‘裝’是發自內心的,是帶著信念的。”

新書分享會上,加藤嘉一和同濟大學法政學院政治學係教授王傳興交談。

美國怎麽了?

2017年1月20日,美國第45任總統特朗普宣誓就職。那天加藤嘉一就在現場。

時間倒回4年前,2013年1月21日,美國第44任總統奧巴馬第二次當選的就職演說時,加藤嘉一才剛剛奔赴他心中的“外國”,開始在美國遊學的生活。當記者問及這兩次感受到的最大的不同時,加藤嘉一說:“奧巴馬(就職)那時候人特別多,6點半到的國會公園,人都坐滿了,都坐不下。特朗普的時候,我是11點鍾的時候才到的,但是還有很多空位。我還看到有很多人舉牌批評特朗普本人。”他認為,這其實恰恰說明了,從百姓對於這兩個人的情感來看,奧巴馬被賦予的是希望,特朗普被賦予的是懷疑和指責。

2016年11月10日,特朗普與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在2016年大選後首次會麵。

奧巴馬的當選好像是一瞬間的事情,人們寄希望於這位美國首任黑人總統能夠帶領美利堅這艘航空母艦走出金融危機的泥淖。但是,特朗普上台的時候卻經曆了很多波折。似乎一開始他就是不被祝福的。沒有從政經驗、逃稅、不尊重女性,主流媒體也是一邊倒地指責特朗普的政治不正確。《紐約時報》甚至撰文直指特朗普,稱與他之間不會和解。所以加藤嘉一覺得,特朗普的總統之路可以說是一種“逆境”。

“最初我是懷疑他當上總統之後,是不是還會用‘推特’來表達他的政治主張。作為總統,他也不知道收斂,甚至還公開批評自己的國務卿。” 特朗普的行事風格,以及延續到當選之後的執政風格,在加藤嘉一看來,是不合常規的。但是這也讓人不禁想問,選出這樣一個狂放不羈的總統,美國到底怎麽了?

上海的新書分享會上,加藤嘉一幹脆果斷地回答:“其實美國沒怎麽。”

他認為,美國現在正處於一個過渡期,麵臨著要不要繼續承擔所謂“世界警察”角色的問題。美國共和黨傳統上支持美國積極介入海外事務,推動自由貿易。特朗普在上台之初的一係列舉動,其實違背了他所在共和黨的這一傳統。

確實,特朗普早在當選後宣布百日政令的時候,就已經宣布了“美國第一(America First)”的立場,並在百日政令的第一條就明確提出將要退出跨太平洋貿易夥伴協議(TPP)。事實上他也是這麽做的,上任僅三天,就簽署了政令退出TPP。此後相繼退出巴黎氣候協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他也曾表示要重新評估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一係列舉動,讓人們一度認為他在急速轉向美國傳統的“孤立主義”,收縮美國的全球存在。

2016年11月21日,特朗普公布百日執政計劃

加藤嘉一在被記者問及,麵對這樣的收縮,他最擔心什麽問題?他表示,這個時候最大的問題是由此而來的國際體係中的權力真空。

“戰後的國際體係,雅爾塔體係也好,布雷頓森林體係也好,無論如何美國都是最大的推手。它可以說是戰後規則的製定者、推行者和維護者。”加藤嘉一認為,“現在歐洲比較亂,中東也比較亂。雖然美國介入也不一定變得好。但是這麽一個情況下,美國都變得這麽消極。我覺得這肯定會帶來很大的變數,很大的真空。這樣的真空要怎樣去填充,這是當下要思考的問題。”

日本怎麽辦?

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日本經濟的快速崛起,與戰後的國際體係是有著很大關係的。因此,包括日本在內,英國也好、新加坡也罷,這些發達國家其實是希望美國能夠繼續承擔維護國際秩序的責任的。

日本在這樣的“戰略收縮”麵前,較其他國家而言,麵臨著更嚴峻的挑戰。這是因為日本的外交政策中心是美日同盟,美國的收縮必然會使日本在一些領域中麵臨孤立無援的窘境。 在加藤嘉一看來,TPP就是最直接的一個事例,“雖然還有其他十個國家共同努力,但是美國的退出,對於日本來說,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這就是為什麽日本希望美國是一個多邊主義的推動者、自由貿易的推動者,也是為什麽日本從官方到輿論都是不支持“美國第一”“美國優先”。

11月舉行的APEC會議期間,包括日本在內的11個成員國,發表聯合聲明,稱已經達成了新的TPP框架協議。新協議依托舊版協議,但是更名為“全麵且先進的” 跨太平洋貿易夥伴協議(CPTTP)。參與國包括日本、澳大利亞、加拿大、馬來西亞、墨西哥、新西蘭、新加坡、越南、秘魯、文萊和智利。

2017年11月11日,日本經濟再生擔當大臣茂木敏充(右)與越南工貿部長陳俊英(右)共同宣布除美國外的11國就繼續推進TPP正式達成一致。

雖說如此,日本似乎並未放棄拉攏美國的希望。加藤嘉一認為,美國說不定將來會重回TPP,比如特朗普遭彈劾,或者4年後被選下去,這是有可能的。安倍晉三現在也是寄希望於這種情況的發生,等到美國的內政發生變化,它就有可能再回來。

“對於日本來說,日美主導,推廣TPP,然後讓中國納入到TPP,這是一個長遠的國家戰略。也是日美同盟針對亞太地區非常核心的一個戰略。”

11月初,特朗普完成了12天的亞洲行,並在任內首次訪華。外界對這次亞洲行十分期待,認為它可能為特朗普的亞太戰略定下基調。而特朗普也確實在這個節骨眼上,強調了一個概念——“印太(Indo-Pacific)”。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11月6日舉行的日美首腦會談中也是提出了,美國、日本、印度、澳洲進行首腦對話,由四國共同推動自由貿易、基礎社會建設投資兼顧防務合作的“四國戰略”。

加藤嘉一認為,這也更多的是日本希望拉攏特朗普。

“對於特朗普的美國的亞太戰略。印度到底有多重要,和中國的關係又是什麽?我覺得特朗普沒有這種思維的。我不覺得特朗普對於印度這個國家有多深的認識。有些領導人對於有些國家,比如老布什至少當過駐華大使,所以他對中國有些情懷。像是陸克文,對吧,他肯定是有一些側重的。但是我不認為特朗普對印度有什麽側重,我也不認為特朗普對於印太有什麽獨特的戰略性思維。”

中國怎麽樣?

“當然中國也是現有秩序的最大受益者之一。”加藤嘉一在討論美國全球存在的收縮時,沒有忘記聊一聊中國在當前國際體係中的位置,“特別是在改革開放以後,包括後來的加入WTO,中國是依靠著現有的國際秩序發展到今天的。”

對於美國轉向“孤立主義”帶來的權力真空,加藤嘉一覺得現階段中國還不能夠完全替代美國原來的角色,“但是中國也有一種大國的責任需求、利益需求。所以我覺得這對中國來說一定是戰略機遇期。”

“特朗普確實為中國帶來了一個不錯的機遇。”加藤嘉一認為,“讓中國的話語權,讓中國的國際影響力更大。我覺得這對中國來說既是挑戰,也是機遇。”

11月,特朗普任內首次訪問中國。期間,國家主席習近平偕夫人彭麗媛同特朗普夫婦一道遊了故宮,看了京劇。特朗普還直接把推特壁紙換成了兩國元首夫婦在故宮的合影。這與此前在‘推特’上指責中國,在演講中對華強硬的形象判若兩人。

2017年11月8日,特朗普在故宮暢音閣欣賞中國傳統戲劇表演。

加藤嘉一認為,這其實是因為特朗普的“交易人”性格。

“你看他的狀態就真是很清爽,他覺得人家很給麵子。而且這種過程,對於中美的實際談判,我們看出還是有作用的。 特朗普是一個交易人,他甚至都不是商人,他是個交易人。他隻要把交易弄成就好。所以這是他的風格。”

“不過,對於特朗普,我們更多地不要聽其言,更多地是要觀其行。 ”

出租車到達火車站時,記者的最後一個問題是,亞洲應該如何在國際社會中獲得更多話語權。加藤嘉一說:“現在提‘亞洲主義’,亞洲作為整體,去提出一種藥方、一種智慧、一種理念,我認為還為時尚早。亞洲各國,哪怕是東亞各國,對於亞洲應有的秩序,對於亞洲應有的權力格局,也是沒有一個統一的想法。亞洲的合作,由於各國發展階段不同,價值觀不同,政治體製不同,所以應該更注重功能性。現階段要求同存異,先做好能做的事情。”


本文來源: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878283

會員

客戶支持

聯繫方式

地址:香港

電話:(852) 0000 0000

郵箱地址:info@hkguid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