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動態

媒體:等不得劉鑫道歉 還有更好的方式寬慰江歌母親

作者:Wendy 时间:2017-11-14 23:30:37 標籤: 分類:

(原標題:深觀察|等不得劉鑫道歉,還有更好的方式寬慰江歌母親)

江歌案引發的輿論海嘯仍未平息。有人說,這是兩個受害人之間上演的“相煎何急”。可從輿論場景看,互耗局麵早就從江母、劉鑫二人之間延及整個輿論場。

江秋蓮在翻看女兒的舊物,她說江歌喜歡收藏無用的小玩意兒,像永遠長不大的孩子。 澎湃資料

“為朋友兩肋插刀,朋友卻在歲月靜好”的爭議性情節,將這起純“私人”事件帶入公共輿論管道,自然有其必然性。但當下的輿情圖譜卻更多的是“情緒對情緒”,人們批發著憤怒,零售著仇恨——雖然這事仍處在“情緒太多,事實不夠用”的狀態,雖然眼下支撐“江歌替劉鑫而死”的核心情節“擋刀說”和“關門拒救說”並未確證。

憤懣可以理解,因為附在樸素正義觀之上的情緒,總需要宣泄的出口。也不必將那些止步於暴戾之前的據實批判斥為輿論暴力,不能說一個人批是正常表達,一萬個人批就是網絡暴力,是不是輿論暴力關鍵看其質地,而非話語厚度。本質上,模糊道德分野進而給懦弱以奔向壞的動力,未必比道德裹挾式審判更好。

但合理的情緒呈現,應該圍繞確定性事實,而不宜根據不確定信源與腦補情節。劉鑫及其家人事後表現的明顯不當不可否認,這引發激憤很正常;但案發現場“室友替死,自己偷生”的情景並未得到證實,以此為據點發射道德炮彈,快意泄恨,還有失妥當。

很多憤怒情緒的出發點,還是站在江母一邊。他們為江母鳴不平:失女之痛,其悲孰甚?何況是跟自己相依為命的獨女。這意味著,江母的精神支柱極可能因此坍塌。而江母可堪同情的處境,愈發增加了網民對劉鑫事後冷血反應的憤怒。所以,他們心中也生成了某種正義邏輯:罵劉鑫不是為了自身宣泄,而是為了江歌母親。

得承認,這類邏輯未必全無道理,比如某自媒體大V就說,她聯係到江母後,江母說“我現在內心很脆弱,多虧有無數的正義之士這樣支持我,否則我堅持不下去”。

江母的確需要聲援聲音,來為悲苦中的自身掌燈,但她真的需要那種“以仇恨呼應仇恨”的支持嗎?

答案是,江母最不需要的,就是打著“同情她”之名的憤怒。把憤怒變成同情的出口,用憤怒對江母仍難平靜的內心火上澆油,隻會讓負麵情緒在頻密加成中越變越厚,最終讓內心頻受劇烈衝擊,難以從中擺脫。

盡管很難說,仇恨對江母是直接的心靈罌粟,但絕非什麽“心理補品”。我們不必為其代行寬容,也不必要求其放棄怨懟,她的“不寬容”是一個母親喪女並遭“二次傷害”後的自我交代。但我們卻可以用更溫潤的寬慰,讓她在時間的蕩滌中漸次遺忘積怨——有些恨很難用寬容消釋,但卻能消融於時間。

她需要聲援,本質上需要的也是心理勸慰,讓她知道她不是“一個人”,而不是延長痛苦宰製她情緒的時間。

從現實角度看,鼓動仇恨也隻會讓江母變得更加被動。劉鑫的身份印記其實有幾個:牽連者,受害者,證人。前兩個身份早已在喧噪的輿論場被解讀得太多,但“證人”身份被提及得卻較少。就眼下看,劉鑫的證詞,對案件判決有不小的影響,甚至關涉到凶手能否罪有應得。

對江母來說,客觀上,她需要的是凶手被依法嚴懲,而不是證人被逼到牆角後失聲。

因而,真要為江歌母親好,就別“以仇恨呼應仇恨”,不苛求她“諒解”,但也別讓她在仇恨裏越陷越深。最好的辦法,就是寬慰她,讓她的血痂在時間濡沫下漸次愈合。


本文来源:http://news.163.com/17/1114/13/D375MFLV000187VE.html

  • 悄悄黑眼圈- Posts | Facebook

    悄悄黑眼圈, 台北市. 1.5K likes. |悄悄黑眼圈外帶吧| T:0968-771917 A:台北市安和路一段24號O:8:00-17:00 週一至五|悄悄好食工作室| T:02-27080134 A: ...

  • 陳昱均‏ @B9QOaiknuzE4dg6

    放假就是要在家裡享受美食…簡單又樸實的午茶時光~pic.twitter.com/jkyAMXuxnt

  • 裕全汽車修理廠- 汽車修理- Community - Google+

    裕全汽車修理廠~在地30年老店,替各位親愛的客戶在不景氣的時候為您節省荷包,照顧 ... Bao Chi Super luxury car Service Center寶馳名車國際服務中心. 汽車修理.

  • 會員

    客戶支持

    聯繫方式

    地址:香港

    電話:(852) 0000 0000

    郵箱地址:info@hkguides.com